对文段的理解与鉴赏,不恰当的一项是( ) A.本

发布时间:2021-08-23 12:24   来源:未知    
字号:
阅读下面文言文,完成10-14题。 梓 人 传 (唐)柳宗元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里。有梓人①款其门,愿佣隙宇而处焉。所职寻引、规矩、绳墨,家不居②砻斫之器。问其能,曰:“吾善度材,视栋宇之制、高深,圆方、短长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众莫能就一宇。故食于官府,吾受禄三倍;作于私家,吾收其直太半焉。”他日,入其室,其床阙足而不能理,曰:“将求他工。”余甚笑之,谓其无能而贪禄嗜货者。 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委群材,会众工。或执斧斤,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斧!”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锯!”彼执锯者趋而左。俄而斤者斫,刀者削,皆视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愠焉。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既成,书于上栋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建”,则其姓字也。凡执用之工不在列。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继而叹曰:彼将舍其手艺,专其心智,而能知体要者欤?吾闻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彼其劳心者欤?能者用而智者谋,彼其智者欤?是足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物莫近乎此也。彼为天下者本于人。离③而为六职,判而为百役,犹众工之各有执技以食力也。彼佐天子相天下者,举而加焉,指而使焉,条其纲纪而盈缩焉,齐其法制而整顿焉,犹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择天下之士,使称其职;居天下之人,使安其业。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犹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不能者退而休之,亦莫敢愠。不炫能,不矜名,不亲小劳,不侵众官,日与天下之英才讨论其大经,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夫然后相道得而万国理矣。士或谈殷、周之理者,曰伊、傅、周、召,其百执事之勤劳而不得纪焉,犹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大哉相乎!通是道者,所谓相而已矣。其不知体要者反此。以恪勤为功,以簿书为尊,炫能矜名,亲小劳,侵众官,窃取六职百役之事,听听④于府庭,而遗其大者、远者焉,所谓不通是道者也。犹梓人而不知绳墨之曲直、规矩之方圆、寻引之短长,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又不能备其工,以至败绩用而无所成也。不亦谬欤? (或曰彼主为室者傥或发其私智牵制梓人之虑夺其世守而道谋是用虽不能成功岂其罪邪亦在任之而已)余曰:不然。夫绳墨诚陈,规矩诚设,高者不可抑而下也,狭者不可张而广也。由我则固,不由我则圮。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货利,忍而不能舍也,丧其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栋桡屋坏,则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哉? 注 ①梓人:木工。②居:储存。③离:分开、分散。 ④听听:通“龂龂”,争辩的样子。 10.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    过:经过,路过 B.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工:工巧,精巧 C.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              德:感激,感谢 D.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          伐:夸耀,炫耀 解析 A项“过”应为“访问、走访”。 答案 A 11.下列句子编为四组,全部属于在柳宗元看来应为“相天下者”借鉴的一组是( ) ①吾善度材……吾指使而群工役焉 ②众工之各有执技以食力也 ③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 ④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 ⑤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 ⑥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 A.①②⑥        B.③④⑤ C.①③④                  D.②⑤⑥ 解析 ②工匠们各有所职所役,⑤是梓人之艺的重要,⑥是梓人不应有的作法。 答案 C 12.关于本文的下列表述,正确的一项是( ) A.梓人来到裴封叔家中,表示愿意受雇于其家,替他将狭窄的宅第扩充改建。 B.梓人并无斧、削之能,自个儿的坐具缺了腿也不能修理,但在京兆尹官署中,众工皆听从梓人的指挥,没有谁敢自作主张。 C.作者认为“相天下者”应当选拔贤能而放手使用,不要炫耀自己的才能和名位,不要侵犯官员们的切身利益。 D.作者认为梓人应根据房主的需要来安排建造房屋,而不要墨守成规,一味坚持自己的建筑构想。 解析 A项并非“替他将狭窄的宅第扩充改建”,而是想租房子住;C项并非“侵犯官员们的切身利益”,而是“越俎代庖,做非分的工作”的意思;D项意思恰恰说反了,作者认为真正的“梓人”应该坚持原则,保持主见,不能利令智昏。 答案 B 13.用“/”为下面的句子断句。 或 曰 彼 主 为 室 者 傥 或 发 其 私 智 牵 制 梓 人 之 虑 夺 其 世 守 而 道 谋 是 用 虽 不 能 成 功 岂 其 罪 邪 亦 在 任 之 而 已 。 答案 曰/者/智/虑/用/功/邪/ 14.将文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 (1)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答案 (1)那木匠在墙上画出建筑图样,虽然只一尺见方,却将建筑形制完全表现出来了,按照图上微小的尺寸计算而建造出的高楼大厦,没有什么误差。 (2)考察都城就能推知郊野的情况,考察郊野就能推知封国的情况,而考察封国就能推知整个国家的情况,那些远近大小的国事,能够在地图上比划比划就推知了解。 (3)如果房主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那么木匠就收起自己的技能和智谋,悠然离开,坚持自己的主张而不屈服,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木匠啊。 参考译文 裴封叔的住宅,在光德里。有一个木匠来敲他的门,希望租一间空房住。这木匠的职业工具只是量尺、圆规、曲尺、墨斗,家里不放磨刀石和锯子、斧头一类的工具。问他擅长的手艺,他说:“我擅长计算木料,根据房屋的规模、高深,选用各类圆方得体、长短合适的材料,然后指挥着木工们干活。如果没有我,他们连一幢房子也造不出来。所以,在衙门里受雇,我得的工资是一般木工的三倍;在私人家里干活,我要得全部工资的一大半。”有一天,我走进他的房间,看见他的床少了一条腿,而他自己不能修理,说:“准备请别的木工帮忙修理。”我觉得非常可笑,认为他是没有什么本领只晓得贪钱爱财的人。 后来,京兆尹要整修官署。我去那里瞧瞧。只见那里堆积了各种材料,聚集了许多木工,有的拿着斧头,有的拿着刀和锯子,都围绕着那木匠。那木匠左手拿着量尺,右手拿着木棒,站在当中。测量房屋的长短大小,又看看木料是否合用,举起那根木棒说:“用斧头!”拿斧头的木工连忙跑到右边去。他又回过头来指着另一根木头说:“用锯子!”拿锯子的木工连忙跑到左边去。一会儿,众工匠刀砍斧削地动起手来,一个个都看着他的脸色,等候他的命令,没有一个敢自作主张的。那些不能做好工作的,被他怒斥喝退站在一边,也没有谁敢恼恨抱怨。那木匠在墙上画出建筑图样,虽然只一尺见方,却将建筑形制完全表现出来了,按照图上微小的尺寸计算而建造出的高楼大厦,没有什么误差。房子建成后,他用笔在大梁上写上“某年某月某日某人造”,就是他的姓名。所有持刀斧工作的木工都没有写上。我在房子的周围审视一番后,不禁大吃一惊,这才知道他的本领十分高明。 接着我叹息道:他大概是抛开那些具体的手艺,集中他的聪明才智,而能够懂得总体要领的人吧?我听说劳心的人使唤别人,劳力的人被别人使唤,他大概是劳心的人吧?有能力的人使用本领,有智慧的人出计谋,他大概是有智慧的人吧?这完全可以给辅佐天子、治理天下的宰相做榜样了!事情没有比这两者更相似的了。那治理天下的以人为基础,分工就成为六部,各部再分工就成为百种职务,好像各种木工凭借自己的手艺吃饭一样。那辅佐天子治理天下的宰相,选拔人才委以官职,指使号令他们,树立纲纪而适时加以增删修改,统一法制而经常进行整顿检查,就像那木匠用圆规、曲尺、墨斗来确定法式尺寸一样。宰相选拔天下有才能的人,使他们适合自己的职务;安定天下的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考察都城就能推知郊野的情况,考察郊野就能推知封国的情况,而考察封国就能推知整个国家的情况,那些远近大小的国事,能够在地图上比划比划就推知了解,就像那木匠在墙上画一个房屋蓝图就可以建成房子一样。有才能的选拔上来任用,叫他没有什么可感谢的;无能的就免掉他的职务叫他回去,他也不敢怨恨。做宰相的不炫耀自己的才能,不卖弄自己的名声,不亲自做些琐碎的小事,不代替百官去行使职权,只是天天和天下的英才讨论治理天下的重大计划,就像那木匠善于调派各种木工,自己却不卖弄本领一样。这样才算掌握了做宰相的道理,从而可治理好天下了。读书人有时谈到殷、周的太平,都说这是伊尹、傅说、周公、召公的功劳,而那些百官的勤劳却毫无记载,这也像那木匠把自己的名字题在大梁上,而其他具体干活的人没有份一样。宰相的作用真大呀!懂得这个道理的人,才是所谓的宰相了。那些不知道抓大体抓纲要的人却与此相反,他们把勤奋工作看成是功绩,把办理公文看成是头等大事,炫耀自己的才能,卖弄自己的名声,亲自做些具体的小事,包办百官的职权,揽过六部和下面各个部门的一切具体事务,在宰相衙门里大声争论,却丢掉了那些重大而又有深远意义的工作,这就是不懂得做宰相的道理的人。就像有些木匠竟不知道墨斗的曲直、规矩的方圆、尺寸的短长,却抢过其他木工的斧头、刀和锯子,帮助他们干活,又不能精通他们的业务,于是弄得一败涂地,毫无所成。这岂不太荒谬吗? 有人说:“那造房子的主人,如果拿出他个人的看法,妨碍那木匠的计划,不用那木匠世代相传的经验技艺,而听从主人的意见,那么房子不能造成,难道是那木匠的责任吗?主要还在于屋主对那木匠不够信任罢了。”我说:“不是这样的。只要长短尺寸已经确定,规矩式样已经确立,那么高的就不能压低,窄的就不能扩大。照我这样做房子就坚固,不照我这样做房子就会倒塌。如果房主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那么木匠就收起自己的技能和智谋,悠然离开,坚持自己的主张而不屈服,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木匠啊。如果他贪图屋主给的优厚的工资,忍气吞声受牵制也舍不得离开,抛弃自己正确的设计,屈服于他人而不能坚持,最后弄得梁断屋塌,却说‘这不是我的过错’,可以吗,可以吗?” 阅读下面文言文,完成10-14题。 梓 人 传 (唐)柳宗元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里。有梓人①款其门,愿佣隙宇而处焉。所职寻引、规矩、绳墨,家不居②砻斫之器。问其能,曰:“吾善度材,视栋宇之制、高深,圆方、短长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众莫能就一宇。故食于官府,吾受禄三倍;作于私家,吾收其直太半焉。”他日,入其室,其床阙足而不能理,曰:“将求他工。”余甚笑之,谓其无能而贪禄嗜货者。 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委群材,会众工。或执斧斤,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斧!”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锯!”彼执锯者趋而左。俄而斤者斫,刀者削,皆视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愠焉。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既成,书于上栋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建”,则其姓字也。凡执用之工不在列。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继而叹曰:彼将舍其手艺,专其心智,而能知体要者欤?吾闻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彼其劳心者欤?能者用而智者谋,彼其智者欤?是足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物莫近乎此也。彼为天下者本于人。离③而为六职,判而为百役,犹众工之各有执技以食力也。彼佐天子相天下者,举而加焉,指而使焉,条其纲纪而盈缩焉,齐其法制而整顿焉,犹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择天下之士,使称其职;居天下之人,使安其业。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犹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不能者退而休之,亦莫敢愠。不炫能,不矜名,不亲小劳,不侵众官,日与天下之英才讨论其大经,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夫然后相道得而万国理矣。士或谈殷、周之理者,曰伊、傅、周、召,其百执事之勤劳而不得纪焉,犹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大哉相乎!通是道者,所谓相而已矣。其不知体要者反此。以恪勤为功,以簿书为尊,炫能矜名,亲小劳,侵众官,窃取六职百役之事,听听④于府庭,而遗其大者、远者焉,所谓不通是道者也。犹梓人而不知绳墨之曲直、规矩之方圆、寻引之短长,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又不能备其工,以至败绩用而无所成也。不亦谬欤? (或曰彼主为室者傥或发其私智牵制梓人之虑夺其世守而道谋是用虽不能成功岂其罪邪亦在任之而已)余曰:不然。夫绳墨诚陈,规矩诚设,高者不可抑而下也,狭者不可张而广也。由我则固,不由我则圮。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货利,忍而不能舍也,丧其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栋桡屋坏,则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哉? 注 ①梓人:木工。②居:储存。③离:分开、分散。 ④听听:通“龂龂”,争辩的样子。 10.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    过:经过,路过 B.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工:工巧,精巧 C.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              德:感激,感谢 D.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          伐:夸耀,炫耀 解析 A项“过”应为“访问、走访”。 答案 A 11.下列句子编为四组,全部属于在柳宗元看来应为“相天下者”借鉴的一组是( ) ①吾善度材……吾指使而群工役焉 ②众工之各有执技以食力也 ③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 ④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 ⑤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 ⑥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 A.①②⑥        B.③④⑤ C.①③④                  D.②⑤⑥ 解析 ②工匠们各有所职所役,⑤是梓人之艺的重要,⑥是梓人不应有的作法。 答案 C 12.关于本文的下列表述,正确的一项是( ) A.梓人来到裴封叔家中,表示愿意受雇于其家,替他将狭窄的宅第扩充改建。 B.梓人并无斧、削之能,自个儿的坐具缺了腿也不能修理,但在京兆尹官署中,众工皆听从梓人的指挥,没有谁敢自作主张。 C.作者认为“相天下者”应当选拔贤能而放手使用,不要炫耀自己的才能和名位,不要侵犯官员们的切身利益。 D.作者认为梓人应根据房主的需要来安排建造房屋,而不要墨守成规,一味坚持自己的建筑构想。 解析 A项并非“替他将狭窄的宅第扩充改建”,而是想租房子住;C项并非“侵犯官员们的切身利益”,而是“越俎代庖,做非分的工作”的意思;D项意思恰恰说反了,作者认为真正的“梓人”应该坚持原则,保持主见,不能利令智昏。 答案 B 13.用“/”为下面的句子断句。 或 曰 彼 主 为 室 者 傥 或 发 其 私 智 牵 制 梓 人 之 虑 夺 其 世 守 而 道 谋 是 用 虽 不 能 成 功 岂 其 罪 邪 亦 在 任 之 而 已 。 答案 曰/者/智/虑/用/功/邪/ 14.将文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 (1)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答案 (1)那木匠在墙上画出建筑图样,虽然只一尺见方,却将建筑形制完全表现出来了,按照图上微小的尺寸计算而建造出的高楼大厦,没有什么误差。 (2)考察都城就能推知郊野的情况,考察郊野就能推知封国的情况,而考察封国就能推知整个国家的情况,那些远近大小的国事,能够在地图上比划比划就推知了解。 (3)如果房主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那么木匠就收起自己的技能和智谋,悠然离开,坚持自己的主张而不屈服,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木匠啊。 参考译文 裴封叔的住宅,在光德里。有一个木匠来敲他的门,希望租一间空房住。这木匠的职业工具只是量尺、圆规、曲尺、墨斗,家里不放磨刀石和锯子、斧头一类的工具。问他擅长的手艺,他说:“我擅长计算木料,根据房屋的规模、高深,选用各类圆方得体、长短合适的材料,然后指挥着木工们干活。如果没有我,他们连一幢房子也造不出来。所以,在衙门里受雇,我得的工资是一般木工的三倍;在私人家里干活,我要得全部工资的一大半。”有一天,我走进他的房间,看见他的床少了一条腿,而他自己不能修理,说:“准备请别的木工帮忙修理。”我觉得非常可笑,认为他是没有什么本领只晓得贪钱爱财的人。 后来,京兆尹要整修官署。我去那里瞧瞧。只见那里堆积了各种材料,聚集了许多木工,有的拿着斧头,有的拿着刀和锯子,都围绕着那木匠。那木匠左手拿着量尺,右手拿着木棒,站在当中。测量房屋的长短大小,又看看木料是否合用,举起那根木棒说:“用斧头!”拿斧头的木工连忙跑到右边去。他又回过头来指着另一根木头说:“用锯子!”拿锯子的木工连忙跑到左边去。一会儿,众工匠刀砍斧削地动起手来,一个个都看着他的脸色,等候他的命令,没有一个敢自作主张的。那些不能做好工作的,被他怒斥喝退站在一边,也没有谁敢恼恨抱怨。那木匠在墙上画出建筑图样,虽然只一尺见方,却将建筑形制完全表现出来了,按照图上微小的尺寸计算而建造出的高楼大厦,没有什么误差。房子建成后,他用笔在大梁上写上“某年某月某日某人造”,就是他的姓名。所有持刀斧工作的木工都没有写上。我在房子的周围审视一番后,不禁大吃一惊,这才知道他的本领十分高明。 接着我叹息道:他大概是抛开那些具体的手艺,集中他的聪明才智,而能够懂得总体要领的人吧?我听说劳心的人使唤别人,劳力的人被别人使唤,他大概是劳心的人吧?有能力的人使用本领,有智慧的人出计谋,他大概是有智慧的人吧?这完全可以给辅佐天子、治理天下的宰相做榜样了!事情没有比这两者更相似的了。那治理天下的以人为基础,分工就成为六部,各部再分工就成为百种职务,好像各种木工凭借自己的手艺吃饭一样。那辅佐天子治理天下的宰相,选拔人才委以官职,指使号令他们,树立纲纪而适时加以增删修改,统一法制而经常进行整顿检查,就像那木匠用圆规、曲尺、墨斗来确定法式尺寸一样。宰相选拔天下有才能的人,使他们适合自己的职务;安定天下的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考察都城就能推知郊野的情况,考察郊野就能推知封国的情况,而考察封国就能推知整个国家的情况,那些远近大小的国事,能够在地图上比划比划就推知了解,就像那木匠在墙上画一个房屋蓝图就可以建成房子一样。有才能的选拔上来任用,叫他没有什么可感谢的;无能的就免掉他的职务叫他回去,他也不敢怨恨。做宰相的不炫耀自己的才能,不卖弄自己的名声,不亲自做些琐碎的小事,不代替百官去行使职权,只是天天和天下的英才讨论治理天下的重大计划,就像那木匠善于调派各种木工,自己却不卖弄本领一样。这样才算掌握了做宰相的道理,从而可治理好天下了。读书人有时谈到殷、周的太平,都说这是伊尹、傅说、周公、召公的功劳,而那些百官的勤劳却毫无记载,这也像那木匠把自己的名字题在大梁上,而其他具体干活的人没有份一样。宰相的作用真大呀!懂得这个道理的人,才是所谓的宰相了。那些不知道抓大体抓纲要的人却与此相反,他们把勤奋工作看成是功绩,把办理公文看成是头等大事,炫耀自己的才能,卖弄自己的名声,亲自做些具体的小事,包办百官的职权,揽过六部和下面各个部门的一切具体事务,在宰相衙门里大声争论,却丢掉了那些重大而又有深远意义的工作,这就是不懂得做宰相的道理的人。就像有些木匠竟不知道墨斗的曲直、规矩的方圆、尺寸的短长,却抢过其他木工的斧头、刀和锯子,帮助他们干活,又不能精通他们的业务,于是弄得一败涂地,毫无所成。这岂不太荒谬吗? 有人说:“那造房子的主人,如果拿出他个人的看法,妨碍那木匠的计划,不用那木匠世代相传的经验技艺,而听从主人的意见,那么房子不能造成,难道是那木匠的责任吗?主要还在于屋主对那木匠不够信任罢了。”我说:“不是这样的。只要长短尺寸已经确定,规矩式样已经确立,那么高的就不能压低,窄的就不能扩大。照我这样做房子就坚固,不照我这样做房子就会倒塌。如果房主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那么木匠就收起自己的技能和智谋,悠然离开,坚持自己的主张而不屈服,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木匠啊。如果他贪图屋主给的优厚的工资,忍气吞声受牵制也舍不得离开,抛弃自己正确的设计,屈服于他人而不能坚持,最后弄得梁断屋塌,却说‘这不是我的过错’,可以吗,可以吗?” 15.请根据下列文字概括出“锦里古街”的主要特点,不超过45个字。 走进锦里大门,右侧第一家就是大名鼎鼎的“三顾园”。“三顾园”的正对面,就是“三国茶园”,在这里与朋友相聚,仿佛是现代版的“茶园”三结义。漫步古色古香的锦里古街,一个个三国英雄纷至沓来,令人沉醉。锦里的建筑色彩总体上以青黑、灰白、木黄为主,带有典型的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顺着古朴的青石街巷,蜀绣、蜀锦、竹帘画、剪纸、泥塑等川西传统手工制品一一映入眼帘;赶庙会、贴门神、黄包车等远去的老成都场景再现古街……鳞次栉比的店铺,随风飘动的招幌,茶楼酒肆的喧嚣热闹,明月映照下的歌舞升平,呈现出一种闲适、从容的生活状态。锦里,已经成为外地游客和成都市民流连之所。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答案 凸显三国文化特色,具有明清建筑风格,展现川西民俗文化,体现闲适、从容的生活状态。 阅读下面文言文,完成10-14题。 梓 人 传 (唐)柳宗元 裴封叔之第,在光德里。有梓人①款其门,愿佣隙宇而处焉。所职寻引、规矩、绳墨,家不居②砻斫之器。问其能,曰:“吾善度材,视栋宇之制、高深,圆方、短长之宜,吾指使而群工役焉。舍我,众莫能就一宇。故食于官府,吾受禄三倍;作于私家,吾收其直太半焉。”他日,入其室,其床阙足而不能理,曰:“将求他工。”余甚笑之,谓其无能而贪禄嗜货者。 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委群材,会众工。或执斧斤,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斧!”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锯!”彼执锯者趋而左。俄而斤者斫,刀者削,皆视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愠焉。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既成,书于上栋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建”,则其姓字也。凡执用之工不在列。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继而叹曰:彼将舍其手艺,专其心智,而能知体要者欤?吾闻劳心者役人,劳力者役于人。彼其劳心者欤?能者用而智者谋,彼其智者欤?是足为佐天子、相天下法矣!物莫近乎此也。彼为天下者本于人。离③而为六职,判而为百役,犹众工之各有执技以食力也。彼佐天子相天下者,举而加焉,指而使焉,条其纲纪而盈缩焉,齐其法制而整顿焉,犹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择天下之士,使称其职;居天下之人,使安其业。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犹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不能者退而休之,亦莫敢愠。不炫能,不矜名,不亲小劳,不侵众官,日与天下之英才讨论其大经,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夫然后相道得而万国理矣。士或谈殷、周之理者,曰伊、傅、周、召,其百执事之勤劳而不得纪焉,犹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大哉相乎!通是道者,所谓相而已矣。其不知体要者反此。以恪勤为功,以簿书为尊,炫能矜名,亲小劳,侵众官,窃取六职百役之事,听听④于府庭,而遗其大者、远者焉,所谓不通是道者也。犹梓人而不知绳墨之曲直、规矩之方圆、寻引之短长,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又不能备其工,以至败绩用而无所成也。不亦谬欤? (或曰彼主为室者傥或发其私智牵制梓人之虑夺其世守而道谋是用虽不能成功岂其罪邪亦在任之而已)余曰:不然。夫绳墨诚陈,规矩诚设,高者不可抑而下也,狭者不可张而广也。由我则固,不由我则圮。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其或嗜其货利,忍而不能舍也,丧其制量,屈而不能守也,栋桡屋坏,则曰“非我罪也。”可乎哉,可乎哉? 注 ①梓人:木工。②居:储存。③离:分开、分散。 ④听听:通“龂龂”,争辩的样子。 10.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其后,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    过:经过,路过 B.余圜视大骇,然后知其术之工大矣  工:工巧,精巧 C.能者进而由之,使无所德              德:感激,感谢 D.犹梓人之善运众工而不伐艺也          伐:夸耀,炫耀 解析 A项“过”应为“访问、走访”。 答案 A 11.下列句子编为四组,全部属于在柳宗元看来应为“相天下者”借鉴的一组是( ) ①吾善度材……吾指使而群工役焉 ②众工之各有执技以食力也 ③梓人之有规矩、绳墨以定制也 ④梓人画宫于堵而绩于成也 ⑤梓人自名其功而执用者不列也 ⑥姑夺众工之斧斤刀锯以佐其艺 A.①②⑥        B.③④⑤ C.①③④                  D.②⑤⑥ 解析 ②工匠们各有所职所役,⑤是梓人之艺的重要,⑥是梓人不应有的作法。 答案 C 12.关于本文的下列表述,正确的一项是( ) A.梓人来到裴封叔家中,表示愿意受雇于其家,替他将狭窄的宅第扩充改建。 B.梓人并无斧、削之能,自个儿的坐具缺了腿也不能修理,但在京兆尹官署中,众工皆听从梓人的指挥,没有谁敢自作主张。 C.作者认为“相天下者”应当选拔贤能而放手使用,不要炫耀自己的才能和名位,不要侵犯官员们的切身利益。 D.作者认为梓人应根据房主的需要来安排建造房屋,而不要墨守成规,一味坚持自己的建筑构想。 解析 A项并非“替他将狭窄的宅第扩充改建”,而是想租房子住;C项并非“侵犯官员们的切身利益”,而是“越俎代庖,做非分的工作”的意思;D项意思恰恰说反了,作者认为真正的“梓人”应该坚持原则,保持主见,不能利令智昏。 答案 B 13.用“/”为下面的句子断句。 或 曰 彼 主 为 室 者 傥 或 发 其 私 智 牵 制 梓 人 之 虑 夺 其 世 守 而 道 谋 是 用 虽 不 能 成 功 岂 其 罪 邪 亦 在 任 之 而 已 。 答案 曰/者/智/虑/用/功/邪/ 14.将文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 (1)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视都知野,视野知国,视国知天下,其远迩细大,可手据其图而究焉。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彼将乐去固而就圮也,则卷其术,默其智,悠尔而去,不屈吾道,是诚良梓人耳。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答案 (1)那木匠在墙上画出建筑图样,虽然只一尺见方,却将建筑形制完全表现出来了,按照图上微小的尺寸计算而建造出的高楼大厦,没有什么误差。 (2)考察都城就能推知郊野的情况,考察郊野就能推知封国的情况,而考察封国就能推知整个国家的情况,那些远近大小的国事,能够在地图上比划比划就推知了解。 (3)如果房主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那么木匠就收起自己的技能和智谋,悠然离开,坚持自己的主张而不屈服,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木匠啊。 参考译文 裴封叔的住宅,在光德里。有一个木匠来敲他的门,希望租一间空房住。这木匠的职业工具只是量尺、圆规、曲尺、墨斗,家里不放磨刀石和锯子、斧头一类的工具。问他擅长的手艺,他说:“我擅长计算木料,根据房屋的规模、高深,选用各类圆方得体、长短合适的材料,然后指挥着木工们干活。如果没有我,他们连一幢房子也造不出来。所以,在衙门里受雇,我得的工资是一般木工的三倍;在私人家里干活,我要得全部工资的一大半。”有一天,我走进他的房间,看见他的床少了一条腿,而他自己不能修理,说:“准备请别的木工帮忙修理。”我觉得非常可笑,认为他是没有什么本领只晓得贪钱爱财的人。 后来,京兆尹要整修官署。我去那里瞧瞧。只见那里堆积了各种材料,聚集了许多木工,有的拿着斧头,有的拿着刀和锯子,都围绕着那木匠。那木匠左手拿着量尺,右手拿着木棒,站在当中。测量房屋的长短大小,又看看木料是否合用,举起那根木棒说:“用斧头!”拿斧头的木工连忙跑到右边去。他又回过头来指着另一根木头说:“用锯子!”拿锯子的木工连忙跑到左边去。一会儿,众工匠刀砍斧削地动起手来,一个个都看着他的脸色,等候他的命令,没有一个敢自作主张的。那些不能做好工作的,被他怒斥喝退站在一边,也没有谁敢恼恨抱怨。那木匠在墙上画出建筑图样,虽然只一尺见方,却将建筑形制完全表现出来了,按照图上微小的尺寸计算而建造出的高楼大厦,没有什么误差。房子建成后,他用笔在大梁上写上“某年某月某日某人造”,就是他的姓名。所有持刀斧工作的木工都没有写上。我在房子的周围审视一番后,不禁大吃一惊,这才知道他的本领十分高明。 接着我叹息道:他大概是抛开那些具体的手艺,集中他的聪明才智,而能够懂得总体要领的人吧?我听说劳心的人使唤别人,劳力的人被别人使唤,他大概是劳心的人吧?有能力的人使用本领,有智慧的人出计谋,他大概是有智慧的人吧?这完全可以给辅佐天子、治理天下的宰相做榜样了!事情没有比这两者更相似的了。那治理天下的以人为基础,分工就成为六部,各部再分工就成为百种职务,好像各种木工凭借自己的手艺吃饭一样。那辅佐天子治理天下的宰相,选拔人才委以官职,指使号令他们,树立纲纪而适时加以增删修改,统一法制而经常进行整顿检查,就像那木匠用圆规、曲尺、墨斗来确定法式尺寸一样。宰相选拔天下有才能的人,使他们适合自己的职务;安定天下的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考察都城就能推知郊野的情况,考察郊野就能推知封国的情况,而考察封国就能推知整个国家的情况,那些远近大小的国事,能够在地图上比划比划就推知了解,就像那木匠在墙上画一个房屋蓝图就可以建成房子一样。有才能的选拔上来任用,叫他没有什么可感谢的;无能的就免掉他的职务叫他回去,他也不敢怨恨。做宰相的不炫耀自己的才能,不卖弄自己的名声,不亲自做些琐碎的小事,不代替百官去行使职权,只是天天和天下的英才讨论治理天下的重大计划,就像那木匠善于调派各种木工,自己却不卖弄本领一样。这样才算掌握了做宰相的道理,从而可治理好天下了。读书人有时谈到殷、周的太平,都说这是伊尹、傅说、周公、召公的功劳,而那些百官的勤劳却毫无记载,这也像那木匠把自己的名字题在大梁上,而其他具体干活的人没有份一样。宰相的作用真大呀!懂得这个道理的人,才是所谓的宰相了。那些不知道抓大体抓纲要的人却与此相反,他们把勤奋工作看成是功绩,把办理公文看成是头等大事,炫耀自己的才能,卖弄自己的名声,亲自做些具体的小事,包办百官的职权,揽过六部和下面各个部门的一切具体事务,在宰相衙门里大声争论,却丢掉了那些重大而又有深远意义的工作,这就是不懂得做宰相的道理的人。就像有些木匠竟不知道墨斗的曲直、规矩的方圆、尺寸的短长,却抢过其他木工的斧头、刀和锯子,帮助他们干活,又不能精通他们的业务,于是弄得一败涂地,毫无所成。这岂不太荒谬吗? 有人说:“那造房子的主人,如果拿出他个人的看法,妨碍那木匠的计划,不用那木匠世代相传的经验技艺,而听从主人的意见,那么房子不能造成,难道是那木匠的责任吗?主要还在于屋主对那木匠不够信任罢了。”我说:“不是这样的。只要长短尺寸已经确定,规矩式样已经确立,那么高的就不能压低,窄的就不能扩大。照我这样做房子就坚固,不照我这样做房子就会倒塌。如果房主甘于房舍不坚而易坍塌,那么木匠就收起自己的技能和智谋,悠然离开,坚持自己的主张而不屈服,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木匠啊。如果他贪图屋主给的优厚的工资,忍气吞声受牵制也舍不得离开,抛弃自己正确的设计,屈服于他人而不能坚持,最后弄得梁断屋塌,却说‘这不是我的过错’,可以吗,可以吗?”

文章来源: http://www.blogxiu.com文章标题: 对文段的理解与鉴赏,不恰当的一项是( ) A.本

原文地址:http://www.blogxiu.com/jdys/62.html

上一篇:如图是相向而行的甲.乙两       下一篇:没有了